搜索
>
>
>
长江日报:2780亿!武汉再次站在国家战略制高点!这事比当年在汉建武钢更大!

光谷资讯

公司动态
NEWS

资讯详情

长江日报:2780亿!武汉再次站在国家战略制高点!这事比当年在汉建武钢更大!

浏览量
【摘要】:
资料图。来源网络   作者:长江日报记者张隽玮肖娟郑良中康鹏  今天,国家存储器基地在光谷开工。2月23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存储器基地落户湖北武汉。1380亿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近1400亿元地方基金已相继建立。对武汉,这是影响产业和城市走向的重大时刻;对国家,这是在信息技术核心领域发展自主能力的重大步骤。  从汉阳铁厂到武钢;再从武钢到左岭 汉阳铁厂。资料图 来源网络   工业化的物质
资料图。来源网络
 
  作者:长江日报记者张隽玮 肖娟 郑良中 康鹏
  今天,国家存储器基地在光谷开工。2月23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存储器基地落户湖北武汉。1380亿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近1400亿元地方基金已相继建立。对武汉,这是影响产业和城市走向的重大时刻;对国家,这是在信息技术核心领域发展自主能力的重大步骤。
  从汉阳铁厂到武钢;再从武钢到左岭
 
汉阳铁厂。 资料图   来源网络
 
  工业化的物质基础是钢铁,信息化的物质基础是半导体。
  1890年张之洞兴建汉阳铁厂,1955年新中国在汉开建首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钢铁奠定了武汉经济的百年之基,武汉钢铁成为支撑国家经济发展的钢筋铁骨。
  今天,新中国成立以来全省单体投资最大的高科技产业项目、世界级存储器基地在汉动工。光谷左岭,一片2300亩土地上建设国家存储器基地,武汉将托起国家存储芯片自主可控的未来。
  从汉阳铁厂到武钢,27公里;从武钢到左岭,20公里。前后两个甲子时空穿梭,从“钢产量”到“硅含量”,武汉再一次站在国家制高点,从工业化时代到信息化时代实现“惊人的一跃”。
 
  大国  岂能无芯
  2013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考察时殷殷嘱托——
  我们必须不能忘记自力更生,我们的饭碗里面主要要有自己生产的粮食。
  今年2月23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存储器基地落户湖北武汉。
 
资料图。来源网络
 
  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颁布实施,部署今后十年产业战略。去年7月,发展存储器芯片正式被确定为国家战略。
  目前举全国之力推进的重大专项,包括大型飞机项目、高速列车,也有此次布局武汉的存储器项目。
  培育自己的芯片产业成为国家战略后,1380亿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近1400亿元地方基金相继建立。
  国家01专项技术总师、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魏少军对长江日报记者说,信息产业是第一大产业,而信息产业的基础就是芯片,“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没有芯片,整个信息产业建在沙滩上。”
 
 
  作者:长江日报周炬、高萌、刘岩
  “国家存储器项目落户武汉,填补了此前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的一块空白。”国家02专项技术总师、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叶甜春介绍,存储器是信息系统的基础核心芯片。
  中国潜在的巨大市场需求,已成为世界芯片巨头未来布局的重要环节。前十年,跨国公司纷纷在华设点办厂,趋势至今还在继续。
  3月24日,英特尔宣布未来研发周期将从两年周期向三年期转变。这意味着摩尔定律描述的每18个月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翻两倍以上失效。赛迪智库半导体所所长霍雨涛认为,无论摩尔定律失效与否,全球集成电路放缓是事实,为实现赶超、缩小差距提供了难得机遇。
  也是这一天,2016中国半导体市场年会上多位专家达成共识:全球集成电路产业面临新的转折点,全国则处于深度调整的关键时期。
  魏少军认为,从延续摩尔定律角度看,尽管节奏放缓,但技术进步仍然快速, “集成电路技术将长期有效,不是容易被轻易放弃的,这一战略判断应该坚持。”
 
  武汉“追芯”多年  开始圆梦
  “如果不做这件事,在中国未来半导体产业的版图上,就没有湖北武汉的名字。”回忆武汉新芯诞生十年历程,华中科技大学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与系统研究中心主任邹雪城教授对长江日报记者感慨湖北武汉的主动作为。
  2000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黄金十年”开启,武汉“芯”梦想开始酝酿。
 
资料图。来源网络
 
  武汉新芯一期省、市107亿元的投资,占当年省内国有经济投资总额的近十分之一。
  东湖开发区管委会一位相关负责人作为武汉集成电路发展的亲历者、见证者,说:“追’芯‘16年,武汉再次站到了历史机遇前。”
  “武汉这样一个中心城市,在传统工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引入像集成电路这样的新兴产业,从经济结构上是必然的选择。”魏少军说。
  被中央列为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之地,武汉多项国家战略叠加。国家存储器项目落地,是对武汉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又一次重要肯定。
  “起步早,2000年初开始筹划发展集成电路相关产业”。相关负责人回忆,两年时间,省、市政府先后寻找10多家国内外知名芯片厂合作。一次偶然机遇,邀请到中芯国际高层到武汉考察,经过反复研究、专家论证,最终通过。
  邹雪城作为专家小组组长,反而投出唯一一张反对票。他的理由是,当时百亿元投资规模太小,缺乏规模效应难以盈利,托管模式也不利于下一步发展。
 
资料图。来源湖北日报
 
  2006年武汉新芯诞生,这是数十年来中部地区第一条12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2013年杨士宁出任首席执行官,开始自主开拓市场。武汉新芯发力的三维闪存技术水平,在对海力士、美光和东芝等国际巨头进行追赶时逐步靠近。
  “武汉有高度重视集成电路的决心,新芯有长时间积累,中央在决策上的契合,武汉由此成为战略布局上的重要一点。”魏少军说。
  杨士宁表示,武汉优势在于十年积累。以新芯为龙头,集聚了芯片设计、制造等相关企业近50家,总产值约50亿元。
  “存储器项目是武汉建设全球有影响力创新创业中心,打造世界级光电子产业基地的核心引擎。”他说。
 
 
  魏少军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布局如同一只展翅的大雁,向东飞行。雁头是上海、长三角地区,左翼向北,通过环渤海,向西安,右翼向南,通过福州、厦门到深圳。而武汉,处在大雁身体的正中。
 
  “它超过武钢在工业化时代对于武汉的意义”
  “讲到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汉阳铁厂、纺织厂、兵工厂、京汉铁路由其创办,张之洞的汉阳造开启了武汉乃至中国近代工业化的序幕,新中国成立初期武钢等一批重点项目落户,奠定武汉的工业基础。
  无钢就无枪炮,等于丧失了作战的武器;无钢也无其他工业产业,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丧失了发展先机。有钢之后,也就有了武锅、武重、武船等一批承担国家责任的企业。
  “工业化时代,拼的是钢铁;信息化时代,拼的是芯片。”叶甜春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武钢在中国钢铁工业里并不是最大的,但这个项目未来有可能成为我国最大的集成电路产业集群。
  前一百年,“钢产量”是工业化的物质基础。现在,“硅含量”已经成为信息化的物质基础。 由于在自然界存储量巨大,硅是存储器制造的重要原料。
 
资料图。来源网络
 
  “过去讲究一个国家的钢产量,未来要看硅含量。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为此呼吁。”叶甜春说。
  从“钢产量”到“硅含量”,武汉站在国家高端制造的制高点。这个制高点,瞄向世界主流芯片制造业。
  “追赶再难,也必须要追。”邹雪城认为,无论是国家布局还是地方作为,武汉有着自主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使命。
  国家存储器项目的落地,是湖北武汉推进“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建设的重要支撑。在这个近代钢铁工业的发祥地,武汉有了崭新的使命和担当。
  即使和当时举全国之力建设的武钢比,存储器这样的投资强度和国家布局也毫不逊色。
  “它的意义会超过武钢在工业化时代对于武汉的意义。”叶甜春说,一个城市的硅含量,将决定城市未来发展的位次。存储器项目将是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打造国家创新型城市的标杆项目,提升武汉城市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根据存储器基地建设进度,产能进入世界前五乃至前二,与韩国三星旗鼓相当,赶超时间不过5—15年。
 
  武汉芯片企业分布——
 
资料图。来源网络
 
  小小芯片的巨大“魔力”是我们的前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无论手机、电脑或是新兴的无人机、充电桩和平衡车,每个电子新事物的出现都离不开集成电路的发展。微电子技术正在悄悄走进航天、工业和国防等领域,并悄悄改变我们的生活,一元投入可带动百元GDP增长。
 
  存储器:
  武汉新芯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
  主打产品:NOR闪存、CMOS影像感测器芯片、65纳米浮栅型闪存、高端代码型闪存
  未来突破:3D闪存
 
  传感器:
  武汉高德红外股份有限公司
  MEMS(微机电系统)红外传感器芯片填补了国内产业化空白
  武汉高德红外与武汉新芯
  合作研发的背照式影像传感器芯片顺利投入量产
 
  光通信:
  海思光电子有限公司
  光通信芯片设计能力达到28nm
  烽火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网络通信芯片实现100G OTN(光传送网)
  武汉芯泰科技有限公司
  长距离宽带调频通信芯片正在进入产业化阶段
 
  图形处理器:
  中船(武汉)微电子有限责任公司
  开发的图形处理器GPU达到国际同类产品的技术